?
中国·定西
当前位置: 首页  >>  福州通讯  
福州:听群众所想所需 解群众所忧所盼 ——5位第6批市派第一书记的故事
打印
日期: 2019-11-13
定西党建网

编者按

2004年以来,我市连续从市直单位选派6批共376名党员干部,带动全市各级选派3600余名党员干部,到扶贫工作重点村、党组织软弱涣散村、乡村振兴示范创建村担任第一书记。 他们牢记初心,勇担使命,聚焦群众关切,着力解决群众最急最忧最盼的问题,为推动乡村振兴高质量发展献计出力。这里讲述的是5位第6批市派第一书记的故事。

一座电站

身上没有钱,说话没有底气;村里没有钱,就没法搞建设。作为市级贫困村的闽清县池园镇顶坑村村支书刘希健深谙此理,但怎么“生钱”,刘希健一时拿不出主意。

但去年3月从市城乡建设局派驻挂职的村第一书记薛世喜有主意。

上世纪末,村里向信用社贷款70多万元建了一座小水电站,前期村自行运转偿还了30万元贷款。2003年,通过招投标方式,被一村民承包15年,每年3万元的承包费全部用于抵还信用社贷款,这些年村财收入依然是零。

这样一来,到了2018年,水电站就可以重新“赚钱”了。

初来乍到的薛世喜觉得,一年赚3万元,对这样一个3161146人的村来说,太“毛毛雨”了。

“电站经过多年运转设备已严重老化,发电量比原先少了很多,能不能把这个水电站改造升级,让它多生钱?”一次支委会上,军人出身的薛世喜说话干脆利落,直奔主题。

大家经过讨论和测算,决定将这个水电站由75千瓦扩容到125千瓦。

要扩容,钱是关键。

本来村财就没有收入,再投几十万元来扩容,钱从哪儿来?

“我们一起来想办法!”薛世喜给大家打气。

随后,薛世喜和村干部通过努力,争取了中央财政专项资金40万元,镇政府支持25万元,村里再自筹1万元。去年5月,水电站扩容工程正式动工。

经过半年多的建设,去年12月份,水电站投入使用,每年增加村财收入10万元。

有了钱,村里把它用到村民身上。

“原来重阳节从来没有发过钱,今年村里都给我们老人发钱了,60岁以上每人160元,80岁以上每人260元。”82岁的黄水声欣喜地说。

刘希健说,全村60岁以上的198位老人,每人都有份,今年发了3.6万元。剩下的钱,把村里200盏路灯每年的电费2万多元交了,还有节余。

电站扩容只是第一步。薛世喜带着记者乘车往距村部5公里的福华自然村走,走到一段还没有铺水泥的路停了下来。

“上面拨给我的20万元驻村配套经费,加上镇配套的4万元都放在这条路上了。”薛世喜指着前面刚加宽改直降坡的一段2.2公里长的土路说,年底前,他打算再向上争取70万元,把这条路硬化,让周边的260多亩农田翻耕和有效流转,结束村民肩挑手扛的历史。

一条栈道

红日西沉,溪东村尾厝防洪堤栈道上,一个身影由远及近。

“是城里派来的陈书记。”“兴许就是在咱村里‘走一遭’!”众人嘀咕间,陈书记已到跟前,笑着招呼:“出门散步呢!”

这位村民口中“走一遭”的陈书记叫陈杰,是福州市政协经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派驻挂职闽清县塔庄镇溪东村任第一书记。

寒暄间,一阵哭声刺耳。“死小子,又惹事!”陈杰循声跑去,村民们三三两两跟着。原来,是栈道上的坑惹的祸。孩子们追跑间,一个小家伙一脚踩了进去,红了膝盖,瘪嘴痛哭。

“说了这里危险,不听话!”

“那我们去哪里玩?”

“家里待着!”

爷孙俩你一言我一语,拉扯着回了家。

破损的栏杆、裸露的钢筋、碎裂的地砖、塌陷的路面……

村民散去,陈杰陷入沉思:这段堤外栈道和边上的小广场,是平时村里最热闹的地方,怎么如今“危机四伏”?

“东西用久了难免出毛病,防洪堤栈道一样,老物件了,被台风‘尼伯特’一扫,问题更多!”村委会负责人黄燕武对上门探究原因的陈杰说。

“那怎么不……”

“村里底子薄啊!”黄燕武一声叹息。

村里大概有500户村民,常住人口七八百人,多是老人孩子,没个像样的休闲设施怎么行?

第二天,村两委班子齐聚村部。陈杰抛出话题:“防洪堤栈道的事,大家怎么看?”

“早想修了,请人估算过造价,一下子要20来万,出不起!”

喝了口茶,陈杰开腔:“村里今年帮扶资金项目还没定,把这工程列进去,我来对接,怎么样?”

“那就太好了!”村两委成员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支委会、两委会、党员大会、村民代表大会,道道程序过后,帮扶资金出大头、村里自筹小部分的筹资模式被认可。

没多久,专业施工队在村里驻扎,村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暮色四合,溪东村三三两两的村民又聚在防洪堤栈道上。这里早已不是旧模样,有加高的堤坝、新砌的石栏杆,还有平整的透水步道、满眼的绿意。入夜,村民们自发添置的彩灯带闪闪发亮。

“这书记‘走一遭’真有用!”“办的都是实事!”栈道上,传来声声低语。

一间老屋

姜川,市人大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挂职罗源县起步镇西山村第一书记。

第一次见到五保户叶顺霞老人独居的屋子,姜川就倒吸了一口气。泥巴外墙,木头门窗,年久失修,风吹雨打,门窗角落已经发黑。

“这屋子要列入平日重点巡查对象,下大雨或来台风,必须检查,万一屋子塌了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姜川对村干部说。

果然不出所料。2018711日,姜川遇到了挂职后的第一场强台风“玛利亚”,这间破屋子出了状况。

那天清晨6点多,布置完抗台风工作,小眯了3小时他就起来了,带着村干部到村里的几户精准扶贫户家中逐一查看。

走到叶顺霞家时,眼前的情景把大家惊呆了!只见老人床头的窗户整个塌了,泥土、木头、竹条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摊在了凉席上,大雨就从这个宽1米、高1.5米的大洞直接泼进屋里,所幸老人起得早,事发时不在床上。

姜川在破屋的角落找到了瑟瑟发抖的叶顺霞,66岁的老人抱着他痛哭流涕:“房子破了可咋办啊?以后我怎么生活啊?”

“别急别急,人没事就好,房子我们一定会帮您修好。”姜川找了条毯子将老人紧紧裹住,冒雨将他背进了汽车,急驶向村部一楼的避难点。

小床、被褥早就准备好了,村干部给老人端来热腾腾的面,隔壁的邻居也热情招呼老人到自家吃饭。叶顺霞在村部避了2天台风,回到家时,风停了、雨歇了、破窗补好了、床上的垃圾也清掉了。后来村里还为他争取了5251元受灾保险理赔款,老人收到钱后激动地说:“感谢党,感谢村干部!”

台风登陆那天,姜川在自己的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抗台风第一线,漫长的12小时,我们村的干部都是好样的!”那场台风的登陆点在连江县黄岐半岛沿海,距离罗源并不远,村里的路牌、宣传栏全被吹倒了,而村里百姓全都安然无恙。

一山毛竹

罗源县霍口畲族乡大王里村,毗邻国家二级水源保护地霍口水库,当地野生的甜竹漫山遍野,竹林中不时闪现山麂、雉鸡,2017年村里的5户贫困户刚刚摘帽。

2018年初,在伯爵娱乐彩票平台政法委工作的周围被选派到村里担任第一书记。

从县城出发,沿着山路颠簸了40多公里,终于抵达村部。1000多人的村子,只剩下100多名上了年纪的村民留守,42岁的村支书肖仕原算是年轻人。

出路在哪里?革命老区村的第一场座谈会开得有些沉闷。

“如果我能承包到后山200亩竹林,改种果树,我就能给大家致富带个头!”拍胸脯说这话的是村纪检委员蔡胜达。

老蔡50岁出头,常年一身褪色的迷彩服,肩上整天扛着一把锄头。年轻的时候外出打工见过世面,回乡后点子也多,用大棚种过蔬菜,养殖过牛蛙,挺爱“折腾”却没挣着钱。

老蔡家后山的200多亩竹林分属10户村民,大多外出务工,因为一些小矛盾,大家商定谁也不要租给老蔡,随意喊出了一亩林地1000/20年的“天价”租金。

“老哥,乡里乡亲的,都是过去的小事情啦。再说您的林子荒着也是荒着,何不给老蔡个实价,自家也能补贴点家用啊。”约上老支书,周围挨个跟对方煲起了电话粥。

功夫不负有心人。400元一亩管20年,老蔡如愿以偿。

“种毛竹可比种果树见效快哦。”见老蔡干劲满满,周围提醒。当时,山上杂乱的甜竹没有市场价值。如果改种果树,从移植到挂果,至少要3年;改种毛竹,行情不错,而且第二年第一批毛竹就可以上市。

“买家都想好了。我从县政府打听到,隔壁飞竹乡、西兰乡正在合力打造竹类产业园,销路我帮你去协调!”周围说。

以往,靠山吃山、缺乏市场意识的老蔡,闹过蔬菜丰收却卖不出去的笑话,听了周书记的点拨,老蔡笑逐颜开。很快,200亩荒山变成了“金山”。到今年10月底,仅毛竹这一项就给老蔡一家带来7万多元的进项。

村民们看到脑子活络却总折本的老蔡一天天乐呵呵的,开始纷纷往村部跑,要找周书记喝茶。

没多久,2000亩毛竹迎风摇曳,苗圃合作社共建的260亩地里丹桂飘香,红花木长势喜人,前来洽谈的公司络绎不绝。鲜笋冷库、水库旅游游客接待中心、路桥平整改造……新项目一个个完成,村里人气也越来越旺,留守的村民将增收的好消息传给在外务工的亲友:“3年内,村里要结合优美生态环境,引入多家公司,搞家庭农场、土楼民宿,和水库方共建溪鱼洄游观光通道,招工机会很多!”

“周书记确实不一样,见识广,给村民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大家都信服他,爱找他聊天,希望他能多在村里干几年。”肖仕原说。

一条新路

望着家门口变宽的公路,永泰县霞拔乡下园村的村民竖起大拇指:“没有鲍书记,就没有这条路。我们盼望了这么多年的修路梦想实现了!”村民口中的鲍书记是市工信局派驻永泰县霞拔乡下园村第一书记鲍建森。

作为外来的干部,怎么融入老乡中间听心声、谋发展?对鲍建森来说,先当村民,再当村干部,不把自己当外人。到村报到第一天,鲍建森问起村里群众最大的愿望,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修路!”

下园村是典型的山村,村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村部通往县道的路是3.5米宽的旧水泥路,两车交汇避让十分困难。逢年过节经常堵车,群众意见很大。“我们盼修路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路不好走,致富梦难圆啊!”村民刘依姆说。

这条路修好了快20年,路面的水泥破了,有些护坡沉降。村里人早想重修此路,但苦于没有资金。

“身为第一书记,一定要为村里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才不会辜负组织的信任、乡亲的期望。”鲍建森在心里暗下决心。

经过详细谋划,鲍建森决定带领村两委班子克服困难,启动村道改扩建工程。他到任3个月后,村民代表大会决定把老路拓宽成6.5米宽的新水泥路。

没有资金,鲍建森四处“化缘”:向挂钩帮扶市领导、派出单位求助,向热心公益事业的企业家募捐,向部分乡贤集资。

项目报批程序复杂,村干部到各单位去跑手续较为困难,鲍建森从头到尾和村干部一起去跑。

“这是件大好事啊!听说要修路,我们都积极出力。”下园村在厦门发展的乡贤听说村里要修路,立马募集了50万元资金。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今年5月底项目正式动工,10月中旬路面主体工程全部完工,并顺利通车,下园村民圆了修路梦。

“我们赶上了好时候,路越来越宽敞,我打算买辆车,相信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一位村民刚说完,就引来一片欢笑声。

 

来源:福州党建

打印
?
地址:甘肃省定西市伯爵娱乐彩票平台安定路1号
版权所有:伯爵娱乐彩票平台定西伯爵娱乐彩票平台组织部
邮编:743000    邮箱:dxswdjw@163.com    备案许可证号:陇ICP备08000820号